安徽經濟新聞網-安徽新聞觀察門戶
新聞熱線:0551-65200656
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健康醫療 > 健康
分享

初夏吃桑葚 甘甜兼養生

時間: 2019-05-13 15:11:27
來源:

內容提要:

時值春夏之交,正是貌不驚人卻大名鼎鼎的桑葚上市季節。不知桑葚者,視之為普通水果,當面錯過;而知桑葚者,則連吃帶收,當它是寶。

  時值春夏之交,正是貌不驚人卻大名鼎鼎的桑葚上市季節。不知桑葚者,視之為普通水果,當面錯過;而知桑葚者,則連吃帶收,當它是寶。
 

  桑葚不僅美味,還有藥用價值,古今醫家用藥經驗的總結,桑葚可謂是“男人的加油站,女人的美容院”,一點也不夸張。所以,吃水果不能只看顏值,在當令時節不吃桑葚,實在是虧大了。

 

  桑葚好吃,寫在《詩經》里
 
  桑葚的顏值,確實一般,熟透了的,雖烏黑發亮,卻比不上葡萄好看;未熟的,雖顏色鮮紅,卻又比不上櫻桃好看。說它大名鼎鼎,不是吹的。早在三千年前的西周時期,就有人為它寫詩做廣告,且看:
 
  《詩經·衛風·氓》:“桑之未落,其葉沃若。于嗟鳩兮,無食桑葚。”詩中的女主人,提醒嘴饞的小班鳩別忙著吃桑葚了,吃醉了就麻煩大了(古人以為“吃桑葚過則醉”)。言下之意,是提醒年輕姑娘們“無與士耽”,以免耽誤了青春。宋代一佚名畫家,還為這幾句詩配了一幅圖,名為《桑果山鳥圖》。
 
  《詩經·魯頌·泮水》:“翩彼飛鸮,集于泮林,食我桑黮(即桑葚),懷我好音。”描寫貓頭鷹飽餐一頓桑葚后,興高采烈地唱起歌來。
 
  有人說,“桑葚熟時滿地詩”。此話不假,歷代詩人描寫桑葚的詩句,俯拾皆是。如“桑葚熟以紫,水鳥時遺音”(陸游),“兔隱豆苗肥,鳥鳴桑葚熟”(白居易),“桐花開處青鳩醉,桑葚甜時紫鴿忙”(舒岳祥),“盧橘梅子黃,櫻桃桑葚紫”(范成大),“桑葚熟時鳩喚雨,麥花黃后燕翻風”(王邁),“桑葚紫來蠶務忙,帶曉采桑桑葉濕”(趙孟堅)……有如此多的詩人為它站臺,桑葚自然名聲大振,早就躋身于水果中的“網紅”之列。
 
  桑葚與孝道的典故
 
  值得一提的是,桑葚還與傳統孝道有關。中國“二十四孝”故事中,有一篇名為“拾葚供親”。這個故事講西漢末年王莽之亂時,遍地饑荒,有一孝子名叫蔡順,靠采拾桑葚充饑。他將桑葚用兩個容器盛著,一個盛放紫黑色的熟桑葚,另一個盛放尚未熟的紅色桑葚。路上遇到起義軍,問他為何要將桑葚分開盛放,他說黑色的(味甜)用來供養母親,紅色的(味酸)自己食用。這份孝心瞬間感動了眾人,起義軍首領贈之以白米三斗、牛蹄一只。
 
  這個故事,在古代婦孺皆知,但現在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,提一提也是很有必要的。但愿人人都有孝順父母之心,在自己品嘗桑葚的美味時,記得帶一些給父母和長輩。
 
  最后,還要提醒一句,桑葚不宜過量食用,小孩更不宜多吃桑葚。醫家認為:“孩子不得與桑葚食,令兒心寒。”因桑葚性質偏寒,脾胃虛寒者也不宜食用。
 
  桑葚甘甜兼能養生
 
  桑葚的美味,人所共知。晉人傅玄在《桑葚賦》中寫道:“繁實離離,含甘吐液。翠朱三變,或玄或白。嘉味殊滋,食之無斁。”說它味道甘甜而多汁,用“嘉味殊滋”來形容是很貼切的。不過,好吃的水果多的是,如果只憑甘甜多汁,桑葚尚不足以被人們視之為養生之寶。關鍵是,桑葚不僅是食物,還是一種功能甚多的藥物,且男女皆宜。
 
  桑葚有何藥用價值?《本草衍義》云:“本經(指《神農本草經》)言桑甚詳,然獨遺烏葚,桑之精英盡在于此。”有人說,“一顆桑葚七味藥”,其實,桑葚味甘性寒,無毒,其藥用價值何止七種,略舉如下:
 
  單食,主消渴。(《唐本草》)
 
  利五臟關節,通血氣。(《本草拾遺》)
 
  治熱渴,生精神,及小腸熱。(《本草衍義》)
 
  益腎臟而固精,久服黑發明目。(《滇南本草》)
 
  搗汁飲,解酒中毒。釀酒服,利水氣,消腫。(《本草綱目》)
 
  治癃淋,瘰癘,禿瘡。(《玉楸藥解》)
 
  除熱,養陰,止瀉。(《本草求真》)
 
  滋肝腎,充血液,祛風濕,健步履,息虛風,清虛火。(《隨息居飲食譜》)……
 
  桑葚的這些藥用價值,是古今醫家用藥經驗的總結。現代醫學研究也證實,桑葚含多種有益于人體的成分,其營養和保健價值為諸多水果中的佼佼者。
 
  桑葚買多了吃不完怎么辦?首先,可以用來做桑葚酒。李時珍引《四時月令》云:“四月(指農歷)宜飲桑葚酒,能理百種風熱。”桑葚酒的簡單做法,直接用桑葚泡酒,或加適量冰糖或蜂蜜即可。
 
  醫家常用桑葚造膏,酒服效果更佳。《云笈七簽》有一炮制方法可供參考:“取(桑葚)汁三斗,白蜜四兩,酥油二兩,生姜汁二兩,以罐先盛葚汁,重湯煮汁到三升,方入蜜酥、姜汁,再加鹽三錢,又煮如膏,瓷器收貯。每服一小杯,酒服,大治百種風疾。”
 
  此外,還可以將鮮桑葚做成桑葚干。別小看了這桑葚干,在戰亂年代,桑葚干還救過很多人的命。李時珍說:“史言魏武帝乏食,得葚干以濟饑。金末大荒,民皆食葚,獲活者不可勝計。則葚之干濕皆可救荒,平時不可不收采也。”(記者鐘葵)
 
責任編輯:楊力華
安徽經濟新聞網版權所有 皖ICP備10005593號-2 皖網宣備110004號
紀律監督:13155151588 新聞熱線:0551-65200656 辦公室:0551-65283916
二八杠玩法